优质内容分享合辑 |2月刊(2019)

阅读更少,收获更多

以下所有内容全来自微信群分享。2月优质内容分享41条。

感谢@手抓 @DemieMf @王小鱼 @兔子小姐姐 @Ellen-7的分享。分享内容全以个人兴趣为主,涉及各个领域。可以查看自己感兴趣的内容。

优质内容分享群旨在阅读更少,收获更多。群内我和朋友会不定期分享优质文章,主题不限。

有兴趣的朋友,欢迎添加微信号:zacchen1314。同时,也欢迎有大量阅读习惯的朋友加入我们分享者团队。

最后欢迎通过填写问卷「优质内容分享群反馈https://jinshuju.net/f/qfhtV4 」或者通过赞赏表示你对我们的支持与认可。

感谢~


2月优质内容分享合辑

(内容好坏不分先后~)

医院里的抖音

提供不一样的角度看抖音,会有启发思考

超低生育率养成记

人口是影响中国长期经济发展的最重要变量。从经济学家,财经评论者,到投资人,18年开始相关文章越来越多,这篇则是我读过分析最全面的。

Feature/Product Fit

【智慧】巴菲特接班人_李录的年度读书笔记

https://youtu.be/YoZSnKKlz_8
索罗斯给出关于年轻人选择的建议,包括面对不确定选项时的决策,如何做出短期长期的决策,如果根据变化修改决策
也可以在YouTube上关注这位channer,他的视频都是大佬门的心灵鸡汤。

why video games are absessed with the apocalypse

BBC的一篇文章 为什么电子游戏沉迷于世界末日模式 是因为末日在绝望之下实际上代表人内心的一种乌托邦,放弃一切束缚,可以尽情的放大人的阴暗面(刺激来的更加短促且激烈)。

文章里面的链接也很有趣 介绍了西方文明可能崩溃的几种方式 介绍几种主要的游戏模式 在末日时如果只有一男一女如何复育人口

http://blakeapm.com/?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大家春节愉快,分享一个文章的观点,文章大家想看再分享。大家可能有发现,国外都说我们有Shencha,但是其实微博各种言论层出不穷,ShenCha并不彻底。有个博士以这个课题做研究,他认为原因在于“代理问题”,就是代理人和委托人之间利益不一致。

1⃣️微博要和其他家竞争用户,打信息战,因此会有不尽心的动机,论文也证实了,微博完全有能力做到80%。

2⃣️ZF机构的官僚和碎片化,或是执行无法到位,或是有时候同样的事情在不同委托人中的程度是不一样的,微博也不知道听谁的。

查理·芒格近2万字详谈学院派经济学的9大缺点
非常好的一篇文章,日常研读经济学的可以不断重读这篇文章

Thoughts of the week (2019-02-10)

有人给推特和medium上的优质内容做了一个整理,可以看看

中国为什么不能借鉴日本经验?

作者以二战角度解读日本太有意思,发现以前没有注意到的细节

我认为应该有一个基本的分析视角,因为中国很少有人从日本自身的角度看日本,特别是从日本自身的发展历程看日本在东亚乃至国际社会中的关系演变。

大家应该看清楚的是,在西方人长期推进殖民化以来,在包括东亚的这个西太平洋扮演主要角色、纵横捭阖的,从来都不是中日两国。

10

写给大家看的中文排版指南

各位自己做自媒体公众号可以参考一下

王信文|30岁,一切开始变得柔软

有一次听了阿里巴巴的创始人之一蔡崇信的分享。他最近刚刚买下了篮网队,成为NBA史上第一位华人老板。提到买球队这件事时,他说:“公司是要有使命的,但个人不一定要有。我个人的目标,就是要开心。”

我们花了四年准备了这篇《创业知识手册(2.0)版》,请收下|年终特辑・超赞2018

复盘twitter发展迷思:为何生于移动却错过移动?

生命的黄金球:付出与接受的特殊平衡

好文,如何付出和接受经营关系

https://youtu.be/X1Oi3esiry8

查理芒格最新的分享视频

推特上有人对他的分享补充了一些内容

https://twitter.com/trengriffin/status/1096218189774520320?s=21

被diss是表达者的宿命

Four Key Product Principles from WeChat’s Creator

2018西方思想年度述评(上篇-时局)

2018西方思想年度述评(下篇·思想与文化)

20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可能遇上哪些阻力?

《局外人》:我们都是局外人

解密Facebook广告业务:用户体验与商业价值的双赢靠什么?

QuestMobile中国移动互联网2018年度大报告

2018投资上学会的事情(上)

2018年我认为自己投资上面学会了几个重要的东西:挑熟悉的说,巴菲特的几个概念先摆出来:能力圈,安全边际,不要做空。

这压根不是心理学,这是科学!

莫言:我的写作还能成长

很有意思的的对话,摘录一段分享给大家看看。

新京报:很多人评论你的小说写得过于残酷,像《檀香刑》我确实只翻了几页,就不敢看了。

莫言:我知道你根本就没看过《檀香刑》,你是人云亦云。因为,《檀香刑》中被人认为是“残酷”的那些描写,是到了书的二百多页之后才出现的。“记者从来不看书”,你们看不过来,这可以理解。而不看书又要评书论书,这是你们的职业需要,也可以理解。

这是半开玩笑的话,你不要认真。但你发表时不要删去这段,因为这很好玩,是我作为被采访者的一次温柔的反抗。我们这些作家,被你们这些记者,像橡皮泥一样,捏了几十年,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几句反驳的话,希望你们也有点雅量,不要删改。

新京报:我是当代小说忠实的读者,你的小说我当时确实翻了,但我确实没有看下去,就是觉得语言很嘈杂,还有就是觉得太残酷,看了会很长时间心里不舒服。

莫言:那让你来采访我,真是难为你了。

接着说,我们家乡有句老话,叫做“猫头鹰报喜———坏了名头”,意思是说,即便猫头鹰报告的是喜事,人们还是不喜欢它。也有人说,“一次为盗,终身是贼。”我写了几个残酷情节,就成了残酷作家,你没看到我小说中那些温柔得要死的情节吗?

从人性的角度讲,每个人,其实都是受刑者、观刑者、施刑者三位一体。我相信当年在菜市口处决戊戌六君子时,那观刑的人山人海中,大多是可以用善良来定义的百姓。但那些刽子手,之所以要那样夸张地表演,就是为了满足这些善良的看客的需要。而那些受刑人,之所以能够那样慷慨悲歌,视死如归,其中也有为了看客而表演的成分。这样,受刑者、观刑者、施刑者,就是一种合谋的关系。

我这样写,是希望人能认识自己。回家问问你爸爸,让他给你讲讲文化大革命时,有多少善良的百姓,变成了残酷的帮凶。当然,在受刑者、观刑者、施刑者背后,还站着一个集团,这些人,是受刑者、观刑者、施刑者共同的主人。

新京报:有一位作家说,我们总是书写人性,认为存在就是合理的,但是我们的小说里是不是应该有人性的理想,对这个观点你怎么看?

莫言:我的小说中,当然也写了理想和希望,《檀香刑》中,所有的人都死了,但我让那个身怀六甲的孙眉娘活了下来,这难道还不是理想和希望吗?我曾经在小说结尾处写上过“让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这样的理想之歌,可惜让编辑删去了。真是遗憾,他们的武断,毁了我理想主义作家的名声。

Come for an Action, Stay for the Community

The next wave of social systems will likely emphasize breadth and depth differently than the last--and may not look much like social networks at all. With the current networks, the horizontal nature of the platform is the product. Users come for the community. But it may be that with the next, the community is what keeps users long term engaged but is formed around another intent. Come for an action, stay for the community.

当我们大谈Netflix的成功时,我们并不知道实际发生了什么 | 纸城CAREER

请注意,我这里讲的是“事实驱动”,而不是“数据驱动”。近年出现了一些数据被神化的现象,仿佛数据本身就是答案,是最后的真相,认为数据构成了经营公司所需要的事实,这是一个危险的谬误。当然,过硬的数据是至关重要的。但是,你也需要一些定性的洞察和明确的意见,并且需要你的团队以公开而不失趣味的方式来就这些洞察和意见进行辩论。—帕蒂·麦考德

大学时留级的上班族大叔,在得了诺贝尔奖之后的16年......

一个与自己和解的故事

30

有个姑娘被跟踪狂盯上,一调查才发现对方以组织夜跑为幌子,专搞女孩。

漂亮的女孩子和男孩子,注意安全

飞机上的日记本

讲述了一个点子与产品的区别

互联网城市的死与生

为什么票房超过 40 亿的《流浪地球》,豆瓣评分会跌破 8 分?

重新思考梅特卡夫定律与加密资产估值

划重点,我们如何使用梅特卡夫定律对加密资产估值和进行投资决策,并介绍网络价值与梅特卡夫比率

INT的理论价值——梅特卡夫定律

如果对梅特卡夫定律感兴趣可以再看看美国工程师用数据算法分析。

疯狂的A股和一个“千金市骨”的故事

我如何失败地在互联网上保护自己

我很喜欢科技带来的变革,只是有点不服气,如果技术真的带给我们一个更好的世界,它应该能够允许我们各自成为更好的人。但在隐私这件事上,我没有办法按自己的愿望生活。我已经不能伪装成一个有隐私的人了,我只能伪装成主编那样,活成一个不在乎隐私的人

有个姑娘网恋奔现发现自己被人卖了,跟她见面的是另一个人

感谢@晗 的分享,这篇文章之前推荐过,通过社会工程等手段收集个人信息。特别是现在隐私不被重视的时代。说一个小例子:微信读书很容易让别人知道你在什么时间点看了什么书,看了多久。

作者凌云之前在知乎做过很多关于人肉与社工的分享,感兴趣的可以关注下http://www.zhihu.com/people/Kingseeo

在“得到”得到了什么?

如果你的产品面对的是千万级别或亿级的人群时候,所谓的个性,其实更多的是体现共性,是可预测的,将人和内容进行标签化后做匹配,机器能发挥其效率优势;而你的产品如果面对的是个几千人几百人的群体时候,更多的是多样性(Diversification),更难预测,你面临的是一个更复杂的系统。前者依然是兜售商品的逻辑,后者需要服务的逻辑

百度的春晚战事

41